登陆  |  注册  |  English  |  E-newsletter  |  Subscription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设计案例 » 文化类 »城市与家——社区凝聚力的重塑

城市与家——社区凝聚力的重塑

点击: 3237 次 来源: www.id-china.com.cn 时间: 2011-02-18

 

My Place My Home
城市与家
——社区凝聚力的重塑
 
策划:姚京
支持:Philips
编辑、文:南雪倩
 
    因为对更舒适便捷的生活的追求,人类社会产生了城市。当原始人类开始聚集起来并将一片土地划归己有的时候,他们也许意识不到,这便是城市的发端。在之后几千年的发展中,城市为人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便利,也带来了越来越多的问题——交通,犯罪,污染,冷漠......
Hakodate1
    正如《雅典宪章》中所认定的,“居住”功能是城市应有的四大功能之首(其它三种功能是:工作、游憩和交通)。如今,发展壮大的城市正在逐步脱离人们的控制,而这其中,居住首当其冲。现代城市的居住现状是,城市中心区的人口密度太大,每公顷居民超过一千人的城市或区域比比皆是。不仅是中心区如此。因为十九世纪工业的发展,即在广大的住宅中亦发生同样的情形。在这种过度拥挤的环境中,地皮被过度使用,缺乏空旷地,而建筑物本身也正在一种不卫生和败坏的情况中。而由于居住于此的居民往往收入较低,城市拥挤的状态将会加剧。因为市区不断扩展,围绕住宅区的空旷地带亦被破坏了,这样也剥夺了许多居民享受邻近乡野的幸福。集体住宅和单幢住宅常常建造在最恶劣的地区,无论就住宅的功能讲,或是就住宅所必需的环境卫生讲,这些地区都是不适宜于居住的。这种不合理的住宅配型,至今仍然为城市建筑法规所许可,它不考虑到种种危害卫生与健康的因素。现在仍然缺乏分区计划和实施这种计划的分区法规。现行的法规对于因为过度拥挤,空地缺乏,许多房屋的败坏情形及缺乏集体生活所需的设施等等所造成的后果并未注意。它们亦忽视了现代的市镇计划和技术之应用,在改造城市的工作上可以创造无限的可能性。
Hakodate2
    居住现状的不断恶化导致的直接后果不仅仅是居民对城市环境的日渐不满,更重要的是将带来城市社区凝聚力的不断下降。居住质量的水准将直接影响城市其它三大功能的正常进行。在居住水准严重下降的城市,社区凝聚力也相应恶化,人们不再互相友爱,而是对周围的一切充满抱怨与戒心。人际关系的恶化直接影响到了城市的精神形象——不论表象有多么发达,实际上将潜伏越来越严重的危机。
Seoul-Korea1
    而如果城市环境能为居民提供更加优质的生活环境,并提供增强社区凝聚力的机会,使得居民像对待自己的家庭一样关爱城市,那么城市几乎将成为所有人的栖居地。居民对他们所居住的城市感到舒适且有“家”的感觉,对于一个要凭借社区导向蓬勃发展的城市至关重要。
Seoul-Korea2
    社区凝聚力的增强,不仅仅是对物质环境的简单升级改造。它包括保留居民的集体记忆,勾勒人民对明日城市的想象,提出新专业者的出路与社会变革的可能性等等。在这里,地方居民的感受是第一位的——这表现了城市社区的活力与自我组织的能力,是城市市民社会的重要基石。社区凝聚力,是现代城市在二战之后迅速经济发展之后社会反省力量的表现,也是城市能成为值得人们长久居留之乡的根本力量。现在,更是经济全球化力量的拉扯下,地方得以求生存、抵制与自主的根源,是宜居城市的重要组成概念。
 
    正如飞利浦一直宣扬的宜居城市概念,宜居城市凭借缩小社会划分、排外和收入不公平,改善生活机会、健康状态和幸福。不管社会收入和机会不公平程度有多少,详尽规划的社会融合能改善快速城市化地区的信任和幸福水平。而这其中,大公司能扮演日益创新的角色---通过其产品、运营和其与政府社区的合作,在快速城市化地区,公司通过其自身发展以及通过与当地社区建立的直接互利的关系,能起到驱动创新、提升标准的作用。从而带来社区凝聚力的快速提高,帮助建设宜居城市。同时,在城市具体交通和建筑规划方面,宜居城市通过在居民生活、工作和玩乐的范围,提供多种步行和单车可到达的目的地和机会,培养健康和社区连通性。为对抗快速城市化地区重要城市功能被分化,甚至被隔断的趋势,许多“日常生活”的目的地应该在同一地点,尽可能一体化,并容易到达;从当地高品质人行空间到国际子弹头火车,宜居城市在不危及公平或者环境质量的同时支持高度流动,在快速城市化地区的“1*1城市居住”区,行人环境质量被放在首位,然后是其他模式,包括私人汽车,扮演其理想角色,不费力气的互连。
于韦斯屈来1
    对于社区凝聚力的提高的实践方面的努力在全球范围内依然处于探索阶段,但是我们也已经发现了一些值得城市参照的成功范例。这些成功范例无一不是基于城市社区凝聚力的建设,从而带来了城市在新时期的发展,成为从侧面推动了城市经济发展与变革的力量。
    日本小镇函馆,位于北海道函馆山麓,旧称箱馆,历史可追溯到15世纪。这本是一个老旧的甚至缺乏活力的地区,众多的老建筑都被荒废掉了。然而居民自发的社团行为给它而而如果城市环境能为居民提供更加优质的生活环境,并提供增强社区凝聚力的机会,使得居民像对待自己的家庭一样关爱城市,那么城市几乎将成为所有人的栖居地。居民对他们所居住的城市感到舒适且有“家”的感觉,对于一个要凭借社区导向蓬勃发展的城市至关重要。
    飞利浦在提高社区凝聚力,建设宜居城市的方面同样做出了众多先于其它社团公司的努力。宜居城市一直是飞利浦致力推广建设的城市规划理念。飞利浦国际城市和地区规划人员协会城市规划咨询团队项目副总裁Francisco Pérez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充满竞争力的世界中,这个世界正经历大规模聚集的快速城市化。这个潮流里,我们不得不面对一系列环境和社会问题。在国际城市和地区规划人员协会中,我们计划通过维护环境的可持续发展、社会经济的竞争力来打造宜居城市和地区。在此背景下,城市规划咨询团队项目对国际城市和地区规划人员协会的成员来说是转思想为行动、共享知识、改善专业技能的途径,并最终为发展美好城市和地区、创建美丽新世界作出贡献。在过去6年中,国际城市和地区规划人员协会在全世界各个地区拥有众多城市规划咨询团队。他们每一个都非常独特、富有挑战力。这是我们致力于发展宜居城市地区、创造美好世界的一个具体的途径。
于韦斯屈来2
    在今年的飞利浦城市•居民•灯光竞赛中,瑞士的卢塞恩市因其突出的全方位照明优势获得了一等奖。卢塞恩市是瑞士卢塞恩州的首府,是联接中欧和南欧的重要交通枢纽和莱茵河与伦巴第之间的重要贸易中心,也是著名的旅游胜地,被认为是瑞士最美丽最理想的旅游城市。卢塞恩市以其成功的城市改造策略、自然光应用策略为城市居民提供了宁静安详的夜晚,同事也塑造了它独特的城市风貌。灯光的优势没有体现在喧闹的城市夜景中,而是安静地成为城市建筑和居民生活的背景,尊重夜晚的色彩和居民的生活节奏,精心设计的灯光和阴影投射到古老的建筑物上,成为卢塞恩市的另一道风景。卢塞恩市的灯光设计配合旧城区的改造,重新塑造出了古老城市的社区精神。“卢塞恩市的灯光照明设计提供了一个平衡光与生活的简洁有效的方案,”飞利浦照明全球首席执行官浦若迪说,“它建立了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光环境设计方案,将光的设计完全融入了城市生活的完整结构之中。”
新加坡绿色科技1
    法国的波城和瑞典的哥德堡市获得了几年城市?居民?灯光竞赛的亚军。波城位于法国西南部西班牙边境,是一座古老的历史名城,以法国亨利五世时代的公园和城堡而闻名,靠山临海,空气清新,风景优美。古堡是波城的地标式建筑物,提供了独特的社区认同点,不仅仅是波城吸引游客的重要因素,也是波城居民为之自豪的原因。波城的灯光规划策略优势在于,平衡了历史遗产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微妙关系,以最新科技的高效灯光系统提供了完备的城市照明解决方案。“波城的灯光照明规划系统为城市与地区的文化诠释带来了新的解释”,飞利浦城市•居民•灯光竞赛的评委会主席Cathy Johnston说,“这种平衡历史文化与高科技高质量的永久性城市照明的解决方案使得波城变得非常之不寻常,它需要非常出色的技术和高品质的设计。”
新加坡绿色科技2
    而瑞典的哥德堡市,则是用出色的灯光设计平衡了城市发展与老工业区历史以及保留的矛盾。
    可以说,凝聚社区居民,塑造宜居城市是飞利浦一直关注的城市发展策略。在首尔城清溪川(Cheonggyecheon)滨水地区的规划改造中,清晰地呈现出了这点,它也因此摘取了2008年城市-居民-灯光大赛的桂冠。首尔修复了清溪川,贯穿首尔市中心,把城市分为南北两部分。30年来这条河一直被埋没于城市的高速之下。在2003年,作为城市复兴工程的一部分,政府将其剥离了高速公路,修复了这条河流,成为一个4英里长的秀美城市花园。清溪川修复工程历时2年,花费3亿美元。它为城市中心创造了华丽欢乐地绿色公共空间。近四分之三从旧高速公路上拆除物料被重复利用在河流恢复和公园建设上。现在,鱼、鸟和昆虫已经重回这个城市河流,在公园周围地区也比城市其他地区要凉爽。基于灯光规划设计的河流地区,灯光重新唤醒了这里充满历史和文化积淀的魅力,吸引了无数旅游者到此参观和体验。通过建设其他通道和增加更多公共交通,首尔也在运输规划方面迈进了一大步。进入城市的车辆日益渐少,公共汽车和地铁得到扩张。首尔确实是亚洲可持续宜居城市的一个闪亮例子。这些基于水域、交通、居民区、公共空间的全方位规划改造回复了清溪川地区丧失已久的社区凝聚力,最终,它以恢复自然的和谐,并把居民的娱乐空间和城市的景观设计结合得巧夺天工,创造出童话般的效果而获得世界的肯定。对此,韩国首尔副市长Chang Sik Chol这样说道:“灯光将自然带会了城市,营造出轻松愉悦的城市氛围,提升了人们的生活品质。使这里成为旅游者和居民都喜欢的去处。”
 
    另一个例子来自芬兰。芬兰的韦斯屈莱市获得了2009年城市•居民•灯光大赛一等奖。这项由飞利浦和国际城市照明协会(LUCI)组织的一年一度的大赛旨在奖励那些展示照明对于增进城市居民生活舒适度和宜居城市进程中起重要作用的城市照明项目。韦斯屈莱将其自身的发展定位为打造“光之城”,从而将户外照明纳入到整体的城市规划布局和城市未来发展的长期战略之中。韦斯屈莱的户外照明总规划完成于2000年,并且支持着城市户外照明的建造和重组,目标在于打造一片夜间也有管理、有组织并且引人入胜的城市风光。优质的城市光环境总是能够带给居民安全感,甚至激发居民的创造力,提升居民参与社区改造的信心。韦斯屈莱市的总规划特别专注于由城市空间组成的实体,照明解决方案也反射了城市的身份和形象。不同的照明风格和方法形成了按照建筑或者交通以及不同功能来组织结构的空间实体。
法国波城1
    韦斯屈莱市在城市照明方面所做出的努力与突破,使其当之无愧地成为城市户外照明领域的先驱以及用照明打造宜居城市的典范。“光之城”作为韦斯屈莱市的长期目标,伴随着政府和私人对开发城市照明系统的不断投入,逐步形成高品质的城市照明环境, 对于居民生活、当地的商业和旅游业都产生了十分积极的影响。而其更宽泛的意义还在于培养了城市夜景照明文化,使得社区的凝聚力不仅仅体现在白天。这主要体现为:夜游韦斯屈莱市已成为一项重要的旅游项目,人们可以根据带有地图的特殊旅游手册,在夜晚寻访由灯光表现得淋漓尽致的50座建筑及设施。这全要基于优质的城市夜景照明的重要性:确保安全驾驶和不同场所人们的安全出行;以及对城市夜晚空间层次以及轮廓线的塑造,真正地为居民、游客与城市之间创造和谐。
法国波城城堡2
    著名的亚洲国家——新加坡快速城市成长的经历能为中国、印度以及其他国家的城市化发展传授有用的一课。新加坡的城市成长经历也是飞利浦特别关注研究的案例。在新加坡成功的关键是公共住宅的提供,并且过去这个成功是凭借标准化生产精良设计的房屋,和基于科技逐渐改善设计而获得的。环保也同样是新加坡着力发展的一方面,例如位于南洋大街的清洁技术园区,是新加坡的首家生态商业园区。在人们对未来的规划与愿景中,新加坡将作为较早采用清洁技术产品的全球试验基地,成为检测热带地区城市化所带来的问题以及解决办法的首选之地。清洁技术园区的发展将会扩大绿色可持续性的影响范围,成为体系级别的清洁能源解决方案的大规模的有生命的综合实验室。对居住现状的实际改善和对未来优质社区的探索共同组成了新加坡城市的生命活力和社区凝聚力,从而使得向宜居城市的发展变得更加可行。
瑞士卢塞恩市1瑞士卢塞恩市河畔
 
    “社区凝聚力的提高与宜居城市的内在联系在于其从生产力水平到市场能力层面上,对环境以及其他事物所产生的影响。并且这些有助健康和幸福的解决方案所产生的影响是深刻的、持久的。它通过居民在城市环境下看到和感觉到的几乎所有的事物如空气、灯光、建筑和绿色空间等传达信号,这些积极地感官体验和活动增强了人们的活力和给人们在“家”般的感觉。
瑞士卢塞恩市

分享到: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至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相关文章

关于IDchina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投稿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of this website is subject to its terms use.
备案号:京ICP备1002368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