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注册  |  English  |  E-newsletter  |  Subscription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活动专题 » 2010西班牙设计之旅 »西班牙方程——西班牙之旅随感

西班牙方程——西班牙之旅随感

点击: 2035 次 来源: www.id-china.com.cn 时间: 2010-12-24

文:高立平(优恩窨环境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

尾声
        我们正走在堂吉诃德与桑丘家乡——卡斯蒂利亚•拉曼查的路上,沉封久远的伊比利亚半岛各民族融合的文化诩诩袭来……而今,历史已经远去,堂吉诃德式的骑士和至今在北部圣蒂亚戈之路上行走的朝圣者依然传达着一种忧郁和宗教的热诚,而安达卢西亚的弗拉门戈中流动着的文化脉搏与历史基因也还在延续,正是这部分脉搏与基因给了西班牙非同任何地方的复杂的情感方式,也给了我们关于西班牙的想象……2010年9月27日,我终于踏上了多重文化浸染的伊比利亚半岛,站在了曾产生无数天才大师的西班牙热土上。
        因大学所学油画专业及毕业后转为室内设计工作加之多年对建筑学的兴趣,曾经对西班牙相关专业的作品有过浅显的了解,今次能亲邻大师们的原作,去观察体会作品释放出的张力,才真正感受到了大师作品的思想热度和地中海那狂野骄阳般的气质。这可能就是西班牙灿烂文化及民族性格的根基所在。
         我们不是历史学家,也不是建筑史及艺术评论家,更不是对文献及评论没有兴趣,虽然我们对每件作品都会有个人的感受,更应用批判的眼光去审视每次事件及每件作品的社会价值、历史意义和文化贡献,可就我们自身的修养及认知水平很难达到应有的评论深度,倒是通过认真的观察、感受和虚心的学习,缕清脉络和对既有文本价值能有所认识已经是较高的奢求了。
        西班牙独特的地理位置(物理属性)才能产生独特的历史时期;有了这样的历史才能产生独特的民族与文化的融合过程;有了这样的融合,才能产生独特的民族性格;有了这样的性格,才能产生独特的文化现象;有了这样的现象,才能产生独特的创造个性;有了这样的创造个性,才能产生独特的天才大师;有了这些大师的作品,才能反映出西班牙各历史时期独特的时代精神;那么,这种时代精神面貌(当代性)恰恰揭示了西班牙民族独特的文明印迹。这种文明印迹是不可替换和更改的,它是西班牙民族所独有的气质及性格的表现。2008年,西班牙的世界文化遗产已达37处,在所有国家中名列第一。这就是西班牙方程,在这个方程式中,每位大师都因应了西班牙不同的历史变迁,又各自完成了自我的认知及释放的过程,也就是说,他们的思想都站在了不同历史阶段的最前沿的同时,又做到了作为个体的人的人性回归及直觉生命的挖潜,这种过程无疑表现了西班牙民族性格中总体的特征,又是每位大师个人性格的个性化反映,两方面的融合及外在表象都在不同作品中释放出独创精神张力,同时又都跨越了他们所在的时代,都共同具有了恒久性及对真理认知的延续性。
——格列柯(El Greco 1545-1644)作品的夸张、变体的表现主义手法,在20世纪初(400年后)被重新认识到了所具有的现代性及“不为人知的伟大东西”,并在毕加索那里重新显出灵光。
——委拉斯凯兹(Velasquez 1599-1660)他对私密空间的兴趣,使他的画面里幽灵与游魂时隐时显,在他笔下的人物无不显现出人性的广度与深度,有一种隐于纸内的摄人力量,他对艺术语言本身的探索,在两百多年后被早期印象派发现了他的价值。
——毕加索(Pablo Ruiz Picasso 1881-1973)作品所表现的思想跨越速度,开启了现代艺术无数的可能性,在既真实而又不真实之间是那样的自我肯定。
——达利(Salvador Dali 1904-1989)作品的潜意识的象征性在清醒着寻梦。
——若安•米罗(Joan Miro 1893-1983)作品的反理性的童真及史前人类的发现。
——高迪(Antonio Gaudi 1852-1926)作品的全面回归自然,回归自我,用随性对抗工业标准,这种内省的回收与宗教的热忱和幻想,衍生出超现实怪诞的独一无二的高迪。
——拉斐尔•莫尼欧(Rafael Moneo  1937-现在)作品的中性、温和的幽雅气质,得益于对建筑与环境平衡动力学的思考及对建筑恒久性的解读。
——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 1951-现在)作品的新有机主义直接表现的可读性,来源于对生物体的灵感及地域文化的认知,以技术能力探究人类制造美的潜力。
        这一方程的复杂、精确和未知现象,无不表现出西班牙民族性格中固有的特质。说复杂,他们都在异质文化的冲突与融合中经历的内心矛盾;说精确,他们都准确的触摸到了不同时代的脉搏;说未知,他们都知道人类对自身解读的局限性及未知世界的神秘。就像有谁能真正了解弗拉门戈中的复杂性和它的情感深度一样。这一序列所反映的性格是没有阴霾的,它像地中海明媚的阳光,像伊比利亚高原红色的土地——赤忱、无暇、奔放,这种性格更接近艺术,因为他们更接近自我,更接近人!
         今天的西班牙——高迪的“圣家族教堂”还在续建中,还在继续着高迪与上帝的对话:“有人比我孤独吗?”米罗的外星人依然站在奥林匹克山上完成着自我辨认:“我是星际来客?还是史前生物?”毕加索在问:“今天的艺术史是否探索出新的主题?”委拉斯凯兹说:“难道一个‘声、光、电’就超越了我观察到的上帝赐予的阳光的绚丽?千万别讲那就是‘高科技’”!达利目空一切的眼睛无时无刻不在忧郁的注视着这个世界“还有人在做梦吗?”卡拉特拉瓦正在工作室优化他的技术理性的逻辑美学方案。拉斐尔•莫尼欧在课堂上依然对他的学生们用温和的语言说:“房子要建的再牢固些。尼德兰时期的人心态很平和,没有像现代人的想法那么夸张、时尚,去了解一下维米尔吧!”
         这就是西班牙民族的代表人物们给我们的启示及提出的问题,在人类文明的道路上,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以至将来,都不能缺少会斗牛的勇士们的参与,都不能缺少堂吉诃德的骑士精神与理想……因为只有他们和他们那巨大的热忱与狂想的性格及所放射出的思想光辉是不可或缺的!
                                       
                                                             
                                                                                                                                                            2010年11月11日晚于无锡国联工地
 

分享到: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至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相关文章

关于IDchina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投稿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of this website is subject to its terms use.
备案号:京ICP备1002368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367号